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拎着一个破皮包,一嘴的黄土高坡口音。
    正文 第四十八章 香鞋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  香鞋 (严禁转载)
  晚上,胖子在灯下一张张的数钱,数了一遍又一遍,可就是数不清楚,这也怪不得他,我第一次见这么多钱也发懵。
  胖子干脆不数了,点上根烟边抽边对我说:“老胡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,你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啊,你怎么能说这钱是借的,可倒好,还得还那美国妮子利息,我看不如咱俩撤吧,撤回南方老家,让她永远找不着,急死她。”
  我说:“你太没出息,这点小钱算什么,将来我带你倒出几件行货,随便换换,也够还她的钱了,咱们现在缺的就是这点本钱,有了钱咱们才能不担心明天吃什么,有经费了,才可以买一些好的装备,现在开始咱就重打补丁另开张,好好准备准备,我一定要倒个大斗。”
  我们俩一合计,深山老林里隐藏着的古墓也不是那么好找的,还不定什么时候能找着呢,这些钱虽然多,但也怕坐吃山空。
  胖子是个比较有生意头脑的人,他觉得大金牙那买卖不错,倒腾古玩绝对是一个暴利行业,尤其是卖给老外,不过现在常来中国的老外们也学精了,不太好骗,但是只要真有好东西,也不愁他们舍不得花钱。
  胖子说:“老胡你说咱俩投点资开个店铺怎么样?收点古玩明器去卖,说不定干好了就省得倒斗了,倒斗虽然来钱快,但是真他妈不容易做。”
  我点头道:“这主意真不错,胖子你这个脑袋还是很灵光的嘛,现在咱们资金也有了,可以从小处做起,顺便学些个古董鉴定的知识。”
  于是就到处找铺面,始终没有合适的地方,后来一想也甭找铺子了,先弄点东西在潘家园摆地摊吧,潘家园的特点就是杂,古今中外大大小小,什么玩意儿都有,但是非常贵重的明器比较少见,那都是私下里去交易,很少摆在市面上卖。
  我们一开始经大金牙指点,就在郊区收点前清的盆碗坛罐、老钱儿、鼻烟壶、老怀表之类的小件儿,拿回来在古玩市场上买。
  可能我这辈子不是做买卖的命,眼光不准,收东西的时候把不值钱的东西当宝贝收来了,收来了值钱点的东西,自己又瞧不准,当普通的物件给卖了,一直也没怎么赚着钱,反而还赔了不少。
  不过我们这些小玩意儿收来的时候,都没花太多的钱,亏了些钱也不算什么,主要是练练眼力,长些学问,在潘家园混的时间长了,才知道这行当里的东西实在太多太深了,甚至比风水还要复杂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。
  话说这一日,快到晌午了,古玩市场显得有点冷清,没有太多的人,我跟胖子大金牙围在一起打跑得快。
  正打得来劲,忽然前边来了个人,站在我们摊位前边转悠来转悠去的不走,胖子以为是要看玩意儿的,就问:“怎么着,这位爷,您瞧点什么?”
  那人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甚也不瞧,你这收不收古董?”
  我举头打量了一番,见那来人三十六七岁的样子,紫红色的皮肤,一看就是经常在太阳底下干农活,穿得土里土气,拎着一个破皮包,一嘴的黄土高坡口音。
  我心想这人能有什么古董,跟大金牙对望了一眼,大金牙是行家,虽然这个老乡其貌不扬,土得掉渣,却没敢小瞧他,于是对我使了个眼色,示意我稳住他,问明白了再说。
  我掏出烟来递给这位老乡一支,给他点上烟,请他坐下说话。
  老乡显然是没见过什么世面,也不太懂应酬,坐在我递给他的马扎上,紧紧捂着破皮包,什么也不说。
  我看了看他的破皮包,心想这哥们儿不会是倒斗的吧,跟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,或者他这包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我尽量把语气放平缓,问道:“老哥,来来,别客气,抽烟啊,这可是云烟,您怎么称呼?”
  老乡说:“叫个李春来。”他可能是坐不习惯马扎,把马扎推开,蹲在地上,他一蹲着就显得放松多了,抽烟的动作也利索了一些。
  大金牙和胖子俩人假装继续打牌,这行就是这样,谈的时候不能人多,一来这是规矩,二来怕把主顾吓走,一般想出手古董的人,都比较紧张,怕被人盯上抢了。
  我一边抽烟一边微笑着问道:“原来您是贵姓李啊,看您年纪比我大,我称您一声哥,春来哥,您刚问我们收不收古董,怎么着,您有明器想出手?”
  李春来不解:“甚明器?”
  我一看原来是一菜头啊,于是直接问他:“是不是有什么古董之类的东西想出手?能不能让我瞧瞧。”
  李春来左右看了看,小声说:“饿有只鞋,你们能给多少钱?”
  我一听气得够呛,你那破鞋还想卖钱,他娘的倒帖钱恐怕都没人愿意要,不说随即一想,这里边可能不是这么简单的,便耐着性子问:“什么鞋?谁的鞋?”
  李春来见我为人比较和善,胆子也大了一点,便把皮包拉开一条细缝,让我往里边看,我抻着脖子一瞧,李春来的破皮包里有只古代三寸金莲穿的绣花鞋。
  李春来没等我细看,就赶紧把破皮包拉上了,就好象我多看一眼,那只鞋就飞了似的。
  我说您至于吗,您拿出来让我看看,我还没看清楚呢,这鞋您从哪弄来的?
  李春来说:“老板,你想要就说个价钱,别的就甚也别管勒。”
  我说:“春来哥,您得让我拿到手里瞧瞧啊,不瞧清楚了怎么开价?”我又压低声音说:“您是不是怕这人多眼杂?要不我请您去前边馆子里,吃整个肉丸的羊肉馅儿饺子,我经常去那个饺子馆里谈生意,清静得很,到时候我看要真是个好玩意儿,价钱咱们好商量,您看行不行?”
  李春来一听说吃羊肉馅儿的饺子,馋得咽了口唾沫:“好得很,咱们就不要在这日头底下晒暖暖了,有甚事,等吃过了酸汤水饺再谈。”
  (下次更新时间,还是这个时间,更新一大章)
 
  
Copyright © 2002-2014 AB模板网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 咨询热线:029-668897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