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此刻瞧得清楚了,反而觉得这石椁上的人面,
 
  此刻瞧得清楚了,反而觉得这石椁上的人面,远比什么幽灵,僵尸之类的脸要可怕,因为对那些事物我们是有思想准备的,然而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冒出这么个东西。
  胖子对我说:“老胡,这他妈是个什么鬼东西?我看这工艺好象有年头了,莫非成精了不成?否则怎么能突然出现在地上,要说咱们记错了壁画上的图案,倒还有可能,但是这么个大石头,咱们刚进来把这冥殿瞧得多仔细,可楞是没看见,那不是活见鬼了吗?”
  我对胖子说:“别乱讲,这好象是具盛敛棺木的石椁,这座古墓实在是处处透着古怪,我也不知道它是从哪钻出来的。”我又问身后的大金牙:“金爷,你见多识广,可否瞧得出这石椁的名堂?”
  一直躲在我和胖子身后的大金牙说道:“胡爷,我看这石椁象是商周时期的。”说着用狼眼照到石椁的底部说:“你们瞧这上还有西周时期的云雷纹,我敢拿脑袋担保,唐代绝没有这种东西。”
  我虽然做了一段时间古玩生意,但都是捣腾些明清时期的玩意儿,对唐代之前的东西接触的还不是很多,从未见过殷商西周时期的东西。
  听大金牙说这石椁是西周时期的,我觉得这可就更加奇怪了,对大金牙说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,咱们现在不是应该在一座唐代古墓的冥殿之中吗?唐代的古墓中,怎么会有西周的石椁?”
  大金牙说:“嗯……别说您了,这会儿我也开始糊涂了,咱们在这座古墓中转了一大圈,瞧这墓室地宫的构造,还有那些肥胖宫女的壁画,除了唐代的大墓,哪还有这般排场,这等工艺,不过……话说回来了,这石椁的的确确不是唐代的东西。”
  胖子对我们说道:“行了,不可能记错了,要记错也不可能三个人都记错了,我看这石……什么的椁,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,我在这冥殿里呆的浑身不舒服,咱们赶快想办法找条道离开这得了,它爱是哪朝的是哪朝的,跟咱没关系。”
  我说:“不对,我看这石椁的石料,同封住盗洞入口的大石板极为相似,而且它们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突然出现,要是想找路出去,就必须得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  大金牙说:“胡爷啊,我也觉得还是不看为妙,咱们不能从盗洞的入口回去,不是还可以走中间溶洞那边吗,我想先前进来的那位摸金校尉,便是从溶洞迷窟那边离开的,虽然传说那里是个大迷宫,可咱们这不是有指南针吗,也不用太担心迷路。”
  我点头道:“我知道,除了指南针,还有懦米和长绳,这些都可以用来做路标,不过那片溶洞未知深浅,恐怕想出去也不太容易,我最担心的是那条路也冒出这些石墙石椁之类的古怪东西,他娘的,这些西周的东西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呢?”
  我说着说着,突然想起一件事,在盘蛇坡旁的小村庄里,留咱们过夜的那老两口,曾经说过,这山里没有唐陵,而是相传有座西周的古墓,这具人面石椁又确实是西周的物件,难道说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不是唐陵,而是西周的古墓,既然是这样那些唐代壁画和唐代陵寝的布局又怎样解释?
  想得头都疼了,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这些事即使有再多的倒斗经验,也无法解释,我们所面对的,完全是一种无法理解的现象,唐代弃陵怎么会中冒出西周的人面石椁……
  大金牙仍然是提心吊胆的,他这个人一向胆子不小,他是金钱至上,是个彻头彻尾的拜金主义者,不算太迷信,从来都不太相信鬼神之说,倘若让他在金钱和神佛之间,做出一个选择,就算让他选一百次,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金钱,毕竟干古玩行,尤其是倒腾明器,不能太迷信,大金牙在脖子上挂一些金佛玉观音,也只是为了寻求一点心理上的安慰。.
  然而此刻,面对这些匪夷所思的情况,大金牙也含糊了,忍不住问我:“那盗洞之中突然出现的石墙,会不会是……鬼打墙?”
  我刚想到了一点头绪,还没有理清楚,被大金牙的话把思绪打断了,便对他说道:“鬼打墙?鬼打墙咱可没遇到过,不过听说都是鬼迷心窍一般,在原地兜圈子,那盗洞中虽然凭空冒出一堵石墙,应该和鬼打墙是两码事吧。”
  胖子在旁催促道:“老胡,快点行不行,你要说咱现在就撤,那就别跟这站着了,你要是觉得有必要看看这人面石箱子是什么东西,那咱俩就想办法把它给撬开。”
  我暂时没回答胖子的问话,小心翼翼的伸手推了推人面石椁,石椁里面楔了石榫,盖得严丝合缝,就算拿铁条也不太容易撬开,再说万一里面有只粽子,放出来也不好对付,我又看了看石椁上那张怪异的人面,觉得还是不动为妙。
  本来我们只是想进来捡点便宜,便宜没捡着也就罢了,尽量不要多生事端,只要能有条路出去便好,权衡利弊,我觉得还是对这古怪的人面石椁视而不见比较好。
  我打定主意,对胖子和大金牙说别管这人面石椁了,咱们还是按原路返回,大不了从龙岭迷窟中转出去,再呆下去,没准这里再出现什么变化。
  大金牙早有此意,巴不得离这石椁远远的,当下三人转身便走,大金牙牵着两只大鹅,当先跳进冥殿中央的盗洞中,胖子随后也跳了下去,我回头望了一眼冥殿东南角的蜡烛,双手撑着盗洞的两边,跳下盗洞。
  这一段盗洞我们来的时候,已经探得明白,盗洞的走势角度是,四十五度倾斜面,直通冥殿正中,我们在盗洞中向斜下方爬行,爬着爬着,但个人都觉得不对劲儿,原本倾斜的盗洞怎么变成了平地?我们用手电四处一扫,都是目瞪口呆,我们竟然爬在一处墓室的地面上,四周都是古怪奇异的人脸岩画,根本就不是先前的那条盗洞。
  三人你看看我,我望望你,都忍不住想问:“这里究竟是***什么鬼地方?”
 
  
Copyright © 2002-2014 AB模板网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 咨询热线:029-668897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