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工程案例 >
 “王八蛋,行了吧!”我把手机塞兜里
 
  “得赶紧回去,”我说,“跟朋友约好了,晚上一块吃饭!”
 
  “真的假的?”
 
  “骗你干吗?”
 
  “要骗我呢?”姐姐笑。
 
  “王八蛋,行了吧!”我把手机塞兜里。
 
  把姐姐送上出租车,临上车她还在问我为什么哭,我顾左右而言他,敷衍过去。送走姐姐,我穿过广场,到路对面等公交车。106路车平时很多,这会却很少,等待的间隙,我望见一只褐色的大鸟,缓慢拍打着翅膀,自天际划过。第一次跟姐姐撒谎,就当了王八蛋,我觉得很是荣幸,却又苦涩。
 
 第八章4
 
  回到住处,我打开电脑,埋头写作,我点开歌,将声音调到震耳欲聋。窗外的公狗叫,我听不到,窗外的母狗叫,我也听不到,暮时的天空是橘红,橘红色的天空里,飘荡着无数只橘红色的气球。
 
  我不停地敲击键盘,敲的“啪啪啪”响。我不停地敲击键盘,不停地敲击,不停地敲击,敲着敲着,敲着敲着,我就不知道自个儿在敲什么了,我的眼前,只是一串又一串,逐次递增的字符。
 
  姐姐的发丝在屏幕上跳跃,像根轻灵的羽毛,我闭眼不去看,闭上眼,其又嗖一下,蹿进我脑海。我躲闪不及,无能为力,心烦气躁。我一根接一根抽烟,一根接一根抽,一根接一根抽。
 
  我到卫生间洗了把脸,夏天的自来水是温暖的,我的心却冰凉与麻木。
 
  赵传的《勇敢一点》在走廊里回荡,忧伤万千,墙壁为之震颤。屋顶为之哭泣。
 
 第八章5
 
  上午醒来,阳光很刺眼。我的忧伤与绝望,惆怅与落寞,像条大花猫一样蜷缩在墙角,昏昏欲睡。我躺在床上,小心翼翼,连喷嚏都不敢打,我担心会把大花猫吵醒。我打开手机,有姐姐的一个未接来电,是夜里十一点多打来的。我把手机扔到旁边,抽根烟点着。我一口接一口抽烟,一口接一口。窗外的天空是橘红,我对橘红色的天空感到厌倦,感到力不从心。
 
  昨晚,我决定,彻底断绝与姐姐的苟且。今后,姐姐是姐姐,我是我。我不再去想搞她,她也别想再来弄我。就当我从未见过她。我与她只是偶然相遇,那天晚上很冷,很冷,还不大不小地刮着,不大不小的风,她冷,我也冷,于是我们便彼此抚摸,相互取暖。我跟她,只是单纯、质朴、互惠、互利,无半点私心,没任何杂念的,嫖客与妓女的关系,不过我是白嫖,一不留神,竟占了便宜。
 
  一直没好意思问她,为什么那晚执意不收钱,这样看来,是彻底没机会弄明白了。
 
  唉,这是个遗憾,倘若写进小说,也必将是交代不清,叙述不明,使读者产生疑问,质疑我的写作水平,说我是在意淫,
Copyright © 2002-2014 AB模板网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 咨询热线:029-668897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