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工程案例 >
“低点,正热着呢!”蝈蝈吱吱叫唤。
 
  我们出来,又换了一家。这家有包间,我们挑了个干净且光线好的。老K跟小Q下去要凉菜,蝈蝈四处翻找着空调的遥控器。
 
  “棍,快找找,”蝈蝈边东瞅西瞧,边擦脑门儿上的汗珠,“天咋这热!”
 
  我一点也不热。我奇怪蝈蝈为什么会热成这样。我看看小媳妇,又偷偷瞥了眼玫瑰。小媳妇一边拿纸巾擦汗,一边微张着嘴气喘吁吁,她的脸上泛着红晕,感觉像是刚刚来过高潮。小媳妇跟玫瑰说着话,瞟了我一眼,只是轻轻的一瞟,如微风抚面,似蜻蜓点水,我下边那东西,却腾的一下,竖了起来。我的裤裆,非常明显的,被顶了起来。我赶忙坐下,把右腿翘到左腿上,让右腿做无聊状,上下摆动。我靠着椅背,嘴里“呜呜,呜呜”吹起口哨,我吹赵传的《勇敢一点》,吹得激情荡漾,唾沫横飞,口干舌燥。
 
  蝈蝈下楼问服务员要遥控器,小媳妇也跟着去了。片刻间,屋里只剩下玫瑰和我。我浑身不自在。我期盼下边能赶紧软下来,可我越是期盼,它越是调皮捣蛋,就是不软。
 
  玫瑰过来,坐我旁边。
 
  我心头猛然一颤,小腿哆嗦,手心里出了汗。我朝她献了个媚笑。
 
  “最近忙什么?”她问我,语气轻柔。
 
  “不,不,不忙什么!”我紧张兮兮,咽了口唾沫。
 
  她低头望着脚尖,长而稀疏的发丝落在脸前,如湖边的柳条。
 
  “古文正讲李商隐呢,讲得挺好,”她看看我,随后又忙移开视线,“听说,你是他的Fans?”
 
  “听谁说的?”一听商隐,我来了点兴趣。
 
  玫瑰又看我一眼,她的眼神闪烁,像只在坟地里飘荡的萤火虫。
 
  这时,门外传来老K跟小Q“唧唧喳喳”的嬉笑声。老K一进来,脸上立时堆满暧昧的笑。小Q的表情也很暧昧。玫瑰脸有点红,她垂下头,绞着手指。我突然对老K跟小Q很反感。蝈蝈跟小媳妇也回来了,小媳妇手里拿着遥控器。空调打开,关上门,不一会儿,蝈蝈不喊热了,我却感觉冷。凉空气钻进我鼻孔里,我感觉不舒服,我像小猪一样,哼哼了几声。
 
  玫瑰拿过遥控,把温度调高。
 
  “低点,正热着呢!”蝈蝈吱吱叫唤。
 
  “太低了,”玫瑰笑了笑,“会把我冻坏的!”
 
  我偷偷瞥了眼玫瑰,她脑门儿的汗珠在闪闪发光。我知道她在说谎,是为了我,我心里不是滋味。
 
  酒上来,菜也上来。老K跟蝈蝈玩起老虎老虎,每玩一局,老K都得戳烂双筷子。我一口一口喝酒,一口一口喝。我独自喝,也跟他们碰着喝,喝了两三瓶后,我有些恍惚。我下边那东西还是他娘的硬邦邦的,我已经撤下了右腿,把左腿翘到右腿上,让左腿做无聊状,上下摆动。
 
  我一口一口喝酒,一口一口喝,喝着,喝着,兜里的手机响了。我喘口气,掏出来。
 
  看看来电,是她。
 
  我浑身颤抖。我边接通,边拉开椅子往外走。我晃晃悠悠。小Q想搀我,被我推开。
 
  “喂,等一下啊,”我努力吐字清晰,“找个安静的地儿!”
 
  我晕晕沉沉,深一脚浅一脚。
 
  “没事吧,你?”小Q在后面问。
 
  我朝他摆摆手。
 
  厕所开着,里面没人,我钻进去,一把将门插上。
 
Copyright © 2002-2014 AB模板网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 咨询热线:029-66889777